《それから》
儒烏風亭いおり

2024 年 6 月~

(二)

这种快乐很多也都被实行,所以他们确信他们彼此之间的交谈何止是快乐,还常常隐含着某种牺牲。他们另外还发现一种陈腐的事实,就是一旦做出牺牲,快乐会突然变质为苦痛。


他常常通过想象揣测平冈现在过得如何。但仅仅是回忆一下,既没有勇气也没有必要为其担心,所以不至于去询问或打听。


他认为相比生活上的处事经验,复活节当晚的所见所闻对人生更有意义。于是他回答道:“我认为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处世经验这种愚蠢的东西,仅仅只有苦痛不是吗?”


“如果为吃饭而发愁的话,我随时屈服。但是我现在活得逍遥自在,何苦要尝试如此劣等的经验啊。这与印度人一年四季都穿着外套,以提防冬天的寒冷来袭是一样的。”


关于面包的经验,可能是个迫切的问题,但总归是个劣等之物。如果没有尝试过没有面包没有水的高级别的日子,那这一辈子过得可就没什么价值了。


生活在二十世纪日本的他,三十岁左右就已经达到看破红尘,对世事无动于衷的境界了。他的思想可不像乡巴佬那样,一看到人类的黑暗面就大呼小叫的。他的神经也没有那么无聊,嗅到迂腐的秘密就欢呼雀跃得不得了。不,即使是比这快感好几倍的刺激,他都无动于衷,甚至会让他疲惫不堪。

(三)

但是代助却特别讨厌这块匾。首先是讨厌上面的字。这句话也不怎么称心如意。他总想在“诚者天之道”后面应该加上“而非人之道”几个字。

(四)

她将漂亮的双手优雅地重叠在膝盖之上,两只手上都戴着戒指。上面那只手上戴得较为时尚,金制轮廓里镶着一大块宝石,这是三年前他们结婚时代助送的新婚贺礼。

(五)

要想查明漆黑处的状况,就必须点着一根蜡烛,要想享受陀螺转动的乐趣,就必须抑制它转动。


一旦彻彻底底地适应了这个社会,所有的快乐都会被无聊的事情占据吧。

(六)

他自认为再也没有比装模作样地流泪、烦闷、认真、热忱还要令人作呕的东西了。


“你找到工作了吗?”他问。

“嗯,算是找到,又算没有找到。说没有找到吧,因为现在无所事事。说是有,因为慢慢找下去的话总会有个着落。”


现在他想,与其费尽心思地把镀金当作金子使用,还不如黄铜就是黄铜,虽然要忍受相当的污蔑,但是心里很轻松。


“那照你这么说,工作是辅助于谋生计这个目的的,为了更容易地生存立足,必须讲究些工作方法才行,是吧?那这样的话,干什么,怎么干,都无所谓,只要能得到面包就可以。既然劳作的内容、方向乃至顺序都受到外界的制约,那么这种劳作只能被称为堕落的劳作了。”

(七)

那年秋天,平冈和三千代结婚了,代助是中间介绍人。


他认为一开始就把结婚当作必要的事情,并努力促使它成立,是不自然的,不合理的,甚至可以说是带有恶臭趣味的。

(八)

“嗯,听说了。真是谢谢你啊。多亏有你的帮忙——我本来不想麻烦你的,没想到她过于担心给你添麻烦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平冈致谢的语气也很冷淡。他接着说:“我今天来就是表达谢意的。然后当事人也会过来表示感谢的。”听他的口气完全把三千代和他自己分割开来了。


现代的社会不过是个孤立人类的集合体。大地虽然自然地连接在一起,但是一旦在上面建造起房屋,大地立刻也都分崩离析了,居住在各个房间内的人也被孤立成一个个的个体。代助认为所谓的文明就是将我们人类分割开来的工具。

(九)

代助确信一切道德的出发点都不能脱离于社会现实。如果一开始顽固的道德观念就占据头脑中的一切,且让道德观念逆转而来推动社会现实发展的话,这是最愚蠢的本末倒置。


他近来的主张是,与人吵架是人类堕落的表现之一。作为吵架的一部分,相对于生气这件事的本身来说,映入自己眼帘的他人生气时的不快脸色,更能打击我们宝贵的生命。